杭州搬家:房租越涨越贵,逼得租房一族只能频繁搬家

  虽然住得远早上进城晚上出城在地铁里常常被挤得喘不过气来但与住在中心城区比每月能节省一两千元房租如果房租再涨就只能往更远的郊区搬了

——年轻白领文迪

“房租太贵,赚的那些钱交房租了,还不如住便宜点,把钱攒着,干什么不行!” 文迪目前住在昌平区回龙观一套“白领公寓”里,工作2年多来,眼瞅着房租越涨越贵,她只能越住越远。

2011年大学毕业后,文迪到海淀区万寿寺附近一家公司当上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。当时,她和同学一起在单位附近一套住房里合租了一间卧室,每月房租1300元。“刚开始觉得没什么,因为前3个月房租是父母帮着付的。”住了3个月,房东突然说每月房租要涨500元,“当时就傻眼了,那点微薄的工资,累死累活干1个月,2/3全交给人家了,那个揪心地疼啊!”小文说。

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小文便开始到处打听便宜的房子,哪怕是住得远点都行。

终于,小文从朋友那儿打听到在城北回龙观有个叫“白领公寓”的楼,房租每月650元,冬天暖气费每月200元。价格比万寿寺附近便宜一半,小文马上去看了房。

说是白领公寓,实际上是夹在火车道和地铁轨道中间的一排两层小楼,里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连接着每个小房间。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,自带厨房和卫生间,设施还算齐全。“唯一的弊端就是北边是地铁,南边是火车道,不过好在玻璃是隔音的,门一关几乎听不见。”考虑到价格便宜,再加上当时换到了中关村工作,小文欣然接受,风风火火地搬了进去。

好景不长,由于搬进去的时候是冬天,小房间里开着暖气,住着很舒服。一到夏天,房间里没空调,楼顶也没隔热层,每天下班回家,就跟进了桑拿房一样。小文说,由于这套公寓算是工业用电,电费较贵,自己装空调不划算,于是冷风扇、小电扇全用上了。“凑合过吧,夏天也就3个月,周六日可以去商场蹭个空调,除了睡觉尽量都不在家待着,谁叫这里房租便宜呢!”

文迪说,居住环境差,忍忍就过去了,只是上下班让她很痛苦。虽然坐地铁很方便,但由于“白领公寓”离回龙观地铁站还有段距离,所以每天早上她必须7点前起床,半个小时内迅速洗漱完毕,以最快的速度走15分钟到达地铁站,赶在8点之前挤上地铁。

住在回龙观、进城上班的人很多,早上8点是上班高峰,排着长队进入地铁站,再使劲挤上13号线地铁,这还不算完,要在换乘站挤下去,再挤上10号线。“这一番折腾下来,一天的好精神都没了。”小文平时选择在10号线海淀黄庄站下车,再步行10多分钟去公司。“其实可以倒4号线去中关村的,离公司更近,但是在10号、13号线上历尽折磨后,已经不想再换乘了,宁愿下车走十几分钟去公司!”

小文说,如今,城区的房租都在涨,“白领公寓”也不例外。今年开始,“白领公寓”的房租每月涨了50元,房东说过完国庆还要涨50元,“房东一直说看我在这住得很安稳,所以给我涨50元,其他人都涨了100元,谁知道真的假的呢!”

就算房租连连涨,小文也没有要搬走的打算。“虽然住得远,早上进城,晚上出城,在地铁里常常被挤得喘不过气来,但与住在中心城区比,每月能节省一两千元房租,能干不少事儿呢,而且听同学说,在‘城里’租房子,房租一涨就是几百元。相比之下,这里房租涨50元,真是不算什么!”

文迪坦言:“如果白领公寓的房租涨得再高,就只能往更远的郊区搬了。”

满意的房子很难找,搬家劳神又费力

房子租期一到,房主十之八九会涨价。如果不续租就要另找新地儿,要找个租金合理、上班方便、环境安静的地方可真没那么容易

——北漂一族吴敏

“住得很温馨,离公司也近,早上可以睡到八点半。”对于现在的住处,在“漂”了3年的吴敏感觉还算满意。

不过回想起在找房子的经历,吴敏感到并不轻松。来不到3年,她已经搬了五六次家。

3年前,吴敏只身一人到闯荡。经同学介绍,她在一个叫唐家岭的地方租房住了下来。

这里房租便宜,离单位也较近,每月500元的房租对她来说还可以承受,但居住环境却让她苦不堪言。“没有洗衣机,暖气是房东自己烧的,不能保证24小时供暖,街上的垃圾到处都是。”

唐家岭是个村子,离上地软件园、中关村科技园很近,这些地方聚集了许多外地打工者,村民看准了商机,把自家平房改成二层,再一层层往上盖,最多的能达到六七层,都不打地基,就算有地基的也可能超过了地基承重,有些连基本防火设施也没有,很不安全。

在唐家岭,吴敏住了半年就“被搬走”了。原因是唐家岭地区违建严重,政府要拆迁。

离开唐家岭,吴敏又在清河附近找到了一处出租房:每月700元的房租虽然不算多,但对拿着试用期工资的小吴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。小吴最不满意的是,房租高了,但环境并不比上次好,“房子挨着火车和大马路,从早到晚的喇叭声和着火车的鸣笛声,让人根本睡不着觉。”

合同到期后,房东提出涨价,小吴也不愿意继续忍受噪声,于是选择搬走。通过某家中介,她找到了西三旗附近的一个小区,这里的环境和装修还不错,可房租也涨了不少,每月1530元,押一付三,加上卫生费等其他杂费后,小吴第一个月共交了8000多元。但由于这里离公司较远,小吴住了一段时间还是选择离开了。

为了找到一个既舒适又便利的窝,吴敏可谓煞费苦心,“房租贵点就贵点吧,只要住得舒服就行。”小吴说,今年初,她通过中介,在车道沟附近又找到一处出租房。这次的房租涨到了每月2300元,还是押一付三,杂七杂八算上,第一个月交了1万多元。

没想到,花了这么多钱租下来的房子,住进去后却大失所望,“房屋是中间层,屋内有排水管;厨房没水,水管总也修不通;厕所很脏,蟑螂到处是。”吴敏住了一个月,又坚决地搬走了。

有了这次经历,吴敏决定不再找中介了,要静下心慢慢找。1个多星期后,她在长春桥附近找到了现在的住处,每月2000元的房租占了她工资的1/3,再算上其他必要的花费,每月基本攒不下钱。

最近房租涨得厉害,小吴的担心又来了:“租期一到,房主十之八九会涨价。找个租金合理、上班方便、环境安静的地方可真没那么容易。每次搬家,大包小包的又劳神又费力,押金东扣西扣后也拿不回来多少,关键是还不知道往哪儿搬。”

3年经历了这么多,吴敏深感在租房的难处。“找房子难,找个合适的房子更难。房租还在涨,要在大城市继续‘漂’下去,还有很多坎要过。”

搬家公司对搬家工一般采取“底薪+奖金”形式支付工资。搬家如果是“小庭”级别,搬家费在300元以上,但是要根据楼层高低和大件多少计算,最后总的搬家费在400~500元左右。“小庭”一般出动3个搬家工,公司提成4~6成后,剩下的就给搬家工分配。就这样,每个搬家工每单获取的报酬在40~50元左右。加上基本工资,搬家工的每月收入大概在4000元左右。公司从2月开始逐渐提高了提成,从四成提高到了五六成,使大家的辛苦钱越来越微薄。搬家公司的老板直接表示:没办法,多扣点也是为了公司能继续撑下去,为大家好。

三轮车车主老李在大德路附近靠做搬运工为生,前些年大众公司曾经找过他去当搬家工人三次,每天工资是60元,他都推掉了。我自己单干比这个还合算。现在大家都知道搬家公司不好做。我们三轮车可以进巷子,到家门口。而且搬家公司要油钱,我们又不用,赚的钱都是进自己袋子。一次60元,生意好的可月入5000多元。像老李这样的个体搬运工在越来越多,抢走了不少搬家公司的市场份额。的搬家行业真的没希望了吗?搬家公司的业务多样化和服务细致化是搬家公司摆脱困境的出路。从事多年物流运输业的王先生说,现在,搬家公司面临困境的一大原因是服务太单一,只懂得搬运东西,只懂得从搬家工身上提成,这样的经营模式经不起成本上涨的压力,搬家应开拓更多增值服务,如拆装家具、空调、长途物流等。

以上内容由杭州搬家公司提供。

 

相关新闻

联系我们

010-51667776

在线咨询:长途搬家,必须要注意哪些?

邮件:2784977725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:07:00-24:00

QR coce